1. 首页
  2. 深圳电子烟

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视频hao 会再创建一个微信吗?

文|罗超

微信视频号还处于灰度测试阶段,但很多人都非常看好。潘栾甚至说:视频号可能会重新创建微信。 11亿月活跃用户、社交熟人、微信生态……

人们有很多理由对视频 号码持乐观态度。经历了一段时间视频号作为消费者和创作者之后,我的看法是:视频号是距离腾讯短视频最近的成功时间,但是要短视频市场从“扑音”快手二人转”改成“快摇魏三国”电子烟代理微信,难度还是挺大的。

视频不是动态的,视频号能成功吗?

微信之前在短视频上做过很多尝试。 视频号之前的最新动作是在线视频dynamics。此功能仍在使用中。我的朋友圈有5000多人,但是当我看到这篇文章时,只有3个人使用了这个功能。可以说视频dynamics其实失败了。为什么视频动态不行,视频号却被大家看好?因为定位完全不同。

视频Dynamic本质上是视频版的Moments,人人都可以创作,创作只有Moments里的人才能看到。朋友圈本身可以分享短视频,私域短视频分享场景已经很好满足了,不需要视频动态。

视频号的本质是基于熟人社交+个性化算法双推荐短视频平台,是视频版的社交媒体,与视频dynamics有两个核心区别:一它的分发逻辑结合了熟人社交和智能算法,但它可以基于朋友圈来打破圈子。在业内,这是前所未有的分配机制。另一个是它的消费和创作场景不是熟人创造给熟人看的,而是每个人创造给大家看的。 视频的消费,不再是看朋友破碎的思绪,而是去发现更大的世界,去创造。不再是朋友圈的日常炫耀,而是一个积累粉丝的创意平台,叫做“号”。

视频号是微信标杆抖音/开手的short视频平台。抖音的口号是“记录美好生活”,快手是“看到每一个生活”,视频是“记录真实生活”。定位上大致没有区别,只是创作者和消费者的用户构成不同。调性不同,运行机制不同,分配机制不同。快手的标签是老铁社区,抖音的标签是美好生活,视频号的标签是社交网络。

抖音和快手的消费者和创造者都是微信用户的子集。 视频号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用户的短视频消费和创作场景导入到微信中。你以前试过微信吗?尝试过,但不彻底。腾讯在短的视频上种下了很多跟头,但大部分跟微信无关。微信向来“害羞”。虽然有视频动态之类的尝试,但在short视频平台上并没有真正动起来。顶多是开通了微视的“限时促销”链接。 视频号是微信第一次在short视频平台上真正出手。彻底打通了与朋友圈的关系链电子烟微商,全面拥抱了算法。这构成了视频号的核心竞争力。

视频号的核心竞争力是分配机制

视频号是标准抖音快手的短版视频平台,但绝不会走抖音快手的玩法——微视就是这样做的,效果并不理想。 . 视频号之所以乐观,正是因为其独特的分配逻辑。 视频号的内容传播链接突破朋友圈,打通N度人脉,实现公众传播。本质上是基于熟人社交+算法的推荐机制,有点像Facebook。

媒体革命的核心不在于内容的形式,而在于传播的逻辑。网络媒体取代纸质和广播媒体,并不是因为内容的数字化,而是基于数字技术的分发机制。门户让内容免费,搜索让用户可以从海量的免费内容中检索他们需要的内容。基于人与人之间关注关系的微博风格推荐本质上是一个关注流。你关注你感兴趣的账号,然后得到你感兴趣的内容。这是第一代社交媒体,公众号和微博一样。只是内容不同而已。流后关注万人的算法推荐,让用户看到“可能感兴趣”的内容,造就了字节跳动的新巨头。接下来,基于熟人社交+算法推荐的分发模型有望成为新的内容平台。

推荐算法不是今日头条首创的。在中国,第一件事是一点信息。早在2016年,任点信息董事长刘双就曾分析过算法推荐的缺陷。信息茧房的问题大家都知道。 推荐 算法的另一个缺陷是“基于大量点击的算法”。 推荐带来的阅读和视野的狭隘和偏见。”

你是什么意思?个性化算法的基本逻辑是,如果一篇文章被点击的次数越多,它就越受欢迎,基于此,它应该由推荐给你。微信公众平台10万+的阅读量还不错,100万+的阅读量频繁出现在个性化资讯平台,因为后者采用了基于阅读效果的个性化推荐技术。个性化阅读容易形成阅读量的“马太效应”。强者永远强,弱者更弱。说白了就是强化顶读,弱化长尾读。然而,这显然违背了个性化阅读的初衷。

在刘爽看来,这种推荐逻辑的后果是,“算法推荐是一个被大众甚至平庸者一致好评的高点击作品,但不一定是用户所在的圈子位置。高度认可。”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喜好,比如中产、90后、网络圈、妈妈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偏好。大众喜欢的,不一定是你我喜欢的。很多人喜欢鸡汤、咪蒙、八卦,但很多人不喜欢。如果以此为基础进行推荐,大家的阅读兴趣就被迫跟风了。

视频号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使用算法实现个性化推荐,提高内容流通效率的同时,也保证了特定圈子口味的一致性。阅读的品味和视野都不跟风。简单的说,就是你的朋友圈的构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看到的东西。很多人抱怨视频号是“老男人”,不是因为老男人们在视频号上聚在一起,而是因为他们的朋友圈里有很多老男人。这些人应该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老了?

使用社交推荐来弥补算法推荐的不足,已经被各个平台重视。字节跳动的每一款产品都在加强社交互动,甚至尝试与熟人社交,因为社交可以弥补算法缺陷。快手并不害怕来势汹汹的抖音,因为古老的铁文化而展现出强大的后劲。 B站、知乎、豆瓣等平台因其独特的社区属性而展现出自己的生命力。他们都聚集了一群人,人与人之间有关系。

Short视频平台都想加强社交互动,但很明显,与熟人的社交互动是微信独有的能力,在其他平台复制的概率为0。基于社交的算法推荐熟人将是视频的核心竞争力。如果视频号成功,微信会将类似的分发逻辑扩展到直播、图文、短内容等领域,理论上可以成功。字节跳动从今日头条延伸到抖音等平台的核心主线是“千人千面”的分发算法;腾讯从游戏之初就一步步打造了庞大的泛娱乐帝国,核心线程是社交关系链。通过算法和社交的结合,腾讯可以重新打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内容生态系统,而视频号只是一个开始。

为什么在视频 帐户上“老头子聚在一起”?

我在各种微信群里观察,现在对视频号的评价呈现出两级分化。很多人都看好视频号,尤其是自媒体等创作者,他们正以先玩的心态积极探索,抢抢早期红利。不过,关于视频号的槽点也不少:消费者对视频号内容营销账号的抱怨较多,油腻的中年大叔阿姨不知疲倦地舔血,讲道理,大谈看法。在景区线上,有网友给出了这样的反馈:“如果你想借此赚钱,那可就不好看了。”创作者抱怨视频号的算法不可预测。抖音和快手上的“搬运工”内容有上千个赞,但视频独家原创内容的流量很小。有的创作者原本是视频流量大,然后就暴跌…

误入狼口 by 无语对流言_误入狼口书包网_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

这种现象的发生是可以解释的,甚至可以说是视频目前发展阶段的必然。

张小龙在2020年微信公开课中反思微信的两个错误:“一个错误是公众平台长期以来只有PCWeb版本,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另一个错误是原始公共平台。我想取代短信成为连接品牌和订阅者的群发工具,有效避免垃圾短信。群发的内容不是重点,各种形式的内容都是可以的,比如文字、图片、视频等。但是我们不小心把它做成了文章作为内容的载体,以至于其他短的内容形式没有呈现,这让我们对短内容有一定的欠缺。这就是为什么我之前说过,公众号本身不是媒体的原因。”

张小龙反思了这两个错误,得出结论:微信应该努力做短内容。 视频号是微信短内容努力的结果。公众号长,视频号短,视频号大大扩展了微信用户的内容消费场景。同时视频号让很多不擅长或不愿写长文的创作者参与进来,比如名人。很少有名人有公众号,一旦开通就很难继续更新。 视频号理论上可以。现在舒淇、杨幂、迪丽热巴等明星都入驻了。

公众号无意中被插柳成媒体平台,也重塑了中国互联网内容生态。直到现在,它仍然是核心的新媒体内容平台。 视频号也可能经历类似的成长路径。 视频号的官方介绍声称是“一个人人都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内容平台,一个了解他人和世界的窗口。微信视频号,记录真实生活,欢迎所有爱表达的人。”

但到目前为止,视频账号中实际记录生活的内容所占比例很小。其中大部分是PGC创作的内容,即名人、网红、人才、自媒体、微商等,以及知识。 ,技能,意见……西溪的世界都是盈利的,现在视频号大部分都是功利目的,专业的内容创作者更有动力做一个吃螃蟹的平台人,虽然视频号暂时很难兑现,大家都在盯着里面的粉丝红利,为以后去写博客。

视频号人人的创作舞台不会这么快到来。快手真的是从《人人记录生活》开始的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到现在依然呈现出浓厚的泥土气息,但快手崛起的背景是低线市场缺乏相应的内容消费和创作平台。在成熟的内容市场中,强大的操作是标准。抖音最初是由一小部分内容创造出来给大家看的,最后演变成大家的创作。微博始于名人。当他们发现这些大V的内容供应能力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内容需求时,他们将目光聚焦在垂直领域的腰围创作者和长尾创作者身上,形成了PUGC的创造。气氛。

视频号在创作者的介绍中采用了类似的先抢人头的模式。名人的出现显然是有操作痕迹的(迪丽热巴甚至还直言是“交作业”,更新后没有任何动静。)一般申请成为视频号内测的人必定邮件中注明其他平台的粉丝数量,可见视频号早期对头部创作者的重视。

视频创作者仅限于少数领域,内容供应方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跟上。从长远来看,视频号很难成为类似于人人网创建的抖音/开手的平台。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抖音/快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微信很难改变这种习惯。微信视频号最终可能会演变成头/腰用户创作内容的平台。就像微博一样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记录现实生活”的责任将由朋友圈来承担。

对于创作者来说,必须接受视频号的波动。 视频号的推荐算法正在调整中。只有足够的内容和消费者行为数据算法才会表现得更好。微信是唯一将个性化算法与熟人相结合的播放器,探索适合该平台的分发机制尚需时日。

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_误入狼口书包网_误入狼口 by 无语对流言

视频号与公众号不兼容

视频号可以将公众号上的文章引流,一些尝试视频号的自媒体认为视频号最终会与公众号全面融合。从长远来看,视频号肯定会逐渐与微信生态打通,但最终会处于融合状态,就像现在小程序和公众号的关系:虽然有联系,有一定的隔离性。

为什么微信的信息流这么简单? “看一看”是微信在推荐算法领域最激进的探索,效果不错,但只是对公众号内容生态的补充,并没有颠覆现有的分发逻辑以及公众号的内容生态。如果在公众号生态中对推荐算法进行了过多的强化,就会改变原有的内容生态。这对于花了几年时间积累粉丝的先锋创作者来说是不公平的,并且会破坏公众号的“去中心化”。一个核心基础。

正因如此,视频账号应该单独做,而不是基于公众号。 视频号重建从0到1的分发机制,重建粉丝订阅系统,重建与公众号平行(但不相互隔离)的内容生态。公众号原有的盈利模式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不会被破坏。这是一个被今日头条等算法平台诟病的问题。创作者在平台上经过几年的运营,积累了数百万粉丝,但可能一夜之间,被平台算法“支持”的新账号从长远来看将超越平台的内容生态。单从打造内容生态,就可以看出微信一贯的克制,也可以看出微信维护公众号去中心化生态的决心。

公众号和视频号的创建者很可能是两组人。抖音/开手玩得好,经常不玩公众号。公众号上的大V是在short视频平台上做的。很少很好。公众号是长内容,视频号是短内容。长内容做得好的往往做不了短内容,能码字、在镜头前表现好的创作者寥寥无几。 (直播和短片视频也是两组人)。所以视频号的最大赢家很可能是公众号以外的创作者,这是一个全新的生态。

对于植根于公众号的自媒体来说,微信视频号可能是最后一次登上视频短途列车的机会,但最终肯定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拿到蛋糕。相较于抖音和快手,视频号是基于熟人社交圈传播的特点,意味着它具有更精准的圈子影响力,就像朋友圈一样,直接影响B端,基于这个视频号这是B端做空视频媒体的重要机会。这也是视频号上“中年男人”较多的原因之一。建议媒体朋友们可以尝试一下,但要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适可而止。

对于来自媒体的公众号来说,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视频化机会是long视频-B站有一波科技和金融UP,比如“老蒋很靠谱”“” 《巫师财经》、《半佛仙子》等都是知识UP主,把长文章的信息转换成几十分钟长的视频,被B站用户观看学习。这些UP主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内容本身,比如“老姜居考普”曾经是虎嗅编辑,为写长文而生;又比如“半佛仙”在公众号,后来成为UP主,知乎在B站加强视频知识内容的同时,2020年也将重点关注视频化。这些都是公众号从媒体上获得的机会,更值得关注比视频号。

总结:

视频号是腾讯成功视频的最短时间。虽然短期内会爆满,但基于独特的熟人社交圈推荐机制,腾讯很有可能胜出非常漂亮,虽然肯定会很艰难。

【钛媒体作者介绍:罗超(luochaotmt)。 】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gtysyjd.com/777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